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降       

中華民國98年6月10日

歲次已丑年五月十八日

詩曰:醒心學道向前行。堅定不移志不更。

   立德存心期勸化。安身造命見光榮。

聖示:吾闡述「醒心學道不倦」供參研。

醒心學道不倦

  學道之士能絕有無之念,能薀虛寂之心,亦至難也。因忌人之

有,病己之無,則忮心生焉;因愧己之無,豔人之有,則求心生

焉。若忮人則無損於人,若求人則何益於己。是故乘人之短,以炫

己所有者,非其心也;掩人之長,以擅己所有者,非其心也。

  夫理之已得者,則有識;理之未得者,則要學。不敢不盡者,

學之境;不與俱盡者,學之心。但學之境與學之心,有以相持於無

己,然後其學,為可久也。恭默為思道之資,而思運於虛者,尤必

學徵諸實,世固有自詡潛心,而返諸聖賢之真修,卒未能身體力行

者,則學以淺而不深也,更難登峰造極,學之隱微也,束髮之時,

最樂讀書,而最苦亦讀書,何也?學無止境,一旦豁然貫通,天地

之薀藏,返之即在方寸,古今之義理,體之不外性情,善學者,至

此只知樂而不知苦也,倦學者,自怠自荒,學問終於寡就,不知名

教中有樂地,詩書內有精華,輒生困苦難堪之意,旋作旋輟,學業

廢於半途,只知苦而不知樂也。惟學之一字,多識亦蓄德之助,蓄

之彌博,學之彌篤,核其生平之力,久久名理知盡也,造化之玄

奧,日月之精華,窮神達化,知隱入微,斯真深於學者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