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降       

中華民國93年8月2日

歲次甲申年六月十七日

詩曰:孝親珍貴表丹誠。子職真心理氣明。

   宜養天年無懈怠。恩情知報福由生。


聖示:吾以「孝貴盡誠」為題,供地方善信賢德參悟之。

孝貴盡誠

  為人子者,苟盡侍奉之職,遵孝道以養高堂,供菽水于晨昏,

任荷薪於旦夕,不使黃耇,乏夫椒馨,毋令白髮戴於道路,或適杖

履而出入,漫失扶持,或觀朵頤而膳養,休罔察覺,因善奉暮年,

而修弟子職者,非在外貌,只在實心也。世有如是之道,終鮮如是

之人,謂養天年,而高年豈徒貪頤指之便,謂奉胡耇,而胡耇豈徒

求口腹之需,古之人,由是推之,其精詣定勝一籌,於是言篤信,

莫篤於定省,言謹守,莫謹於問安,蓋奉几撰杖之餘,適饌省配之

下,趨蹌奔走,事誠宜服也,旨酒嘉肴,老誠宜養也。昧乎是而忘

之,雖篤信之賢,而徒藉口養,以寒厥責,若云孝,未可之信也。

  孝行之道,大矣哉。當生我劬勞,保抱提攜,乃至長大成人,

父母恩同天地,豈容置之茫然也,世雖有至愚,亦知松柏於歲寒,

尤識桑榆之日暮,故為人子者,少須瞻依,知堂上之春秋,長則敬

奉,知目前之精力,豈可半生遊宦,徒擾功名,豈可聚處庭闈,

徒養酒醴,知所報親恩者只在誠,而父母不知所賴於子者,更有何

物也,子之孝也。足益高年之歲月,子之不孝也,定損暮歲之精

神,孝之道,歷憶之若昨日,忽忘之在一朝,更要孺慕之衷,以慰

親心,以表微忱,切莫迨至杖履衰頹,徒奉肥甘,有何益哉!父母

原不有所奢望,亦未嘗所苛求,內念只望膝下,始終存思,更非貪

其口腹,為人子,可不孝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