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目:負恩薄情郎

  山西省浦縣張生字少觀,幼讀詩書,家境一瓶如洗,不能自

給,不得已外出謀生,誰知所謀不能順遂,而手頭上的費用也用完

了,漂泊異鄉,羈留旅舍,進退維谷,每對孤燈而嘆息,望明月以

長嗟。

  會縣,有位施義翁,秉性慈善,見義勇為,見而憐之,饋之以

食,贈之以錢。第二天,登門道謝,更受到熱情款待,雖然施家萍

水相逢,但話甚投機,遂許以代找東家,而暫時下榻於施家。施義

翁有女待字閨中,年紀也到適婚年齡,美貌可人,張生有意,女亦

傾心,兩情相悅,暗定白首之約,一意綢繆,何須紅葉為媒,迨施

公察覺,白米已成熟飯。因念家醜不外揚,乃招為婿,成禮之後,

伉儷更加恩愛,義翁視婿如子,命張生重新整理書籍,上京赴考,

一切費用皆由義翁負責。張生也科場得意,名列二甲,選任知縣,

光榮返鄉掃墓祭祖。

  平淡還好,這一科榜,問題來了,張生叔叔以姪上進,豈可

為贅婿,欲擇聘林太守之女為配,少觀起初沒有這個念頭,後來貪

女姿色,又羨慕優厚的嫁菕A反而感到施家式微,更恥先私通後婚

配。遂從叔命而答應娶之。

  可憐義翁,膝下無子,視婿無異,典當田園家產,助就功名

,豈堪恩同紙薄,棄之不顧,一十六年,音訊全無,迨少觀官至觀

察司,同林岳父攜眷赴往。一夜於後花園,遇見前妻施氏,唏泣甚

慘,少觀心甚不安,就問:你怎麼來的?女說:妾父母雙亡,家無

寸鐵,故不遠千里而來,知君另配,望留為側室(偏房),少觀憐憫

而答應,乃告林氏,另設一房以居,是夜並與施氏同宿。第二天近

中午時分,房門還是緊閉,不見人影,叩之不應,林氏心知有

異,叫人破門而入,見少觀已死,施女不見蹤影,林氏哭暈過去,

在恍惚中,聽到施女對她說:張郎薄義,辜負吾父母之恩,父母因

為他憂忿而死,我也自殺身亡,訴於冥王獲准,特來攝此冤家入地

府對案耳。

  嗟乎!少觀讀聖賢書,身列文儒,受義翁之恩,固當啣結以

報,奈何功名一有成就,不念泰山恩深,糟糠義重,甘居薄倖,始

亂而終棄,貪戀林女,宜其受此惡報,身死名喪,願世人,凡事深

思而行,全在一念之間,天堂地獄之別也,當以少觀為殷鑑,幸何

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