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目 奢慾難填,迷者當醒

  邱振,宜蘭縣蘭陽人,家無痦ㄐA替人耕作,看人臉色。娶妻

柯氏,性極奢華,三十歲還不能生育,振懦弱,任妻所欲,不敢過

問,奈柯妻不顧家裡有沒有錢,偏想賭博之事,薪水有限,已經不

夠供脂粉的錢,飽受妻累,痛苦不堪。

  柯氏並不憐其夫困苦,有一天,聽聞女伴因賭博獲利不少,

內心頗為羨慕,就慫恿振學賭,以博僥倖,振性不慣,剛開始所贏

不多,接著以少虧血本,步步為營,小心謹慎,不敢再賭。無奈柯

氏每天逼迫其夫再上賭場。振曰:假如賭輸了該怎麼辦?柯氏曰:

如果輸了我願以身償還。
 

  剛好有登徒子鄭生,久慕柯氏活潑且有幾分姿色,就在旁慫

恿,同時支出三百元借給他,振只賭一場全數輸光,還負債百餘

金,搥胸痛哭。柯氏見夫已貧,想與振離異,便厲聲罵曰:像你這

無用男子,不能蔭妻富貴,後悔當初嫁到你家來。鄭生窺其有機可

乘,強迫還金,否則,就一定要你妻子為典質。振曰:朋友有通財

之義,何苦如此相逼呢?鄭生說:贏則你富,輸則叫友人吃虧,我

又非傻子,不為也。振無奈,只好將妻為質。

  柯氏暗喜於心,不露於色,臨行之際,假意大罵曰:賭輸當

妻,愧為你婦。遂束裝而過鄭家。振自妻離去後,勤儉持己,再兩

年,後娶吳氏為妻,甚為賢淑,一家和樂。

  柯氏入鄭門,依然揮霍無度,兩三年的時間,使得鄭

家一貧如洗,故柯氏又想回到振身邊,破鏡重圓,振曰:覆水難

收,我無法忍受。柯氏抱慚而去。先為娼,繼為丐,可憐一表花容

安在。鄭設計謀人之妻,終至家傾人散,天之報者,誠不爽也。深

盼世之男女,切勿有蹈鄭生、柯氏之覆轍,而徒自悲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