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古佛 降

                                         中華民國100年4月2日
                                         
歲次辛卯年二月廿九日

詩曰:

 

業力無情難免除 犁田精進用心鋤

衣衫襤褸不辭苦 盡棄凡間桃李俗


聖示:吾今日降著:『靈語現真』。

第廿七章 溷俗漂泊,業盡安詳

古佛曰:人之幸與不幸,取決於人之心念趨向,

是要堅持己念,或是自嘆命薄,全在個

人一念之間,故若能心不起邪思、意不起邪念,

經常保持正念、善念,即可常自在

也。

  吾今日領帕褘羅漢蒞堂闡述,以悟世人

羅漢曰:我乃帕褘羅漢,夙世前我即曾出家學道,

但因心仍有貪念,且胸襟狹窄,加之嫉妒

心使然,曾惡意欺詐一位德行甚高之比丘,導致我

多世與佛法無緣。

  距今約八百五十餘年前,我出生於蒲甘王朝時

緬甸的一個漁村堙A自我出生之後,父母即諸事不

順,甚至生活悲慘,在度日艱難的環境中,父母想

方設法的養育我,至我十歲時,母親即交給我一個

碗、對我道:『苦命的孩子,你自己出外乞食去

吧!我與你父親已養不起你了。』從此我就開始過

著沿街流浪乞食的日子,生活過得苦不堪言

  有一日,一位比丘於巡化托缽時,瞥見我蹲在

一富貴人家門口前的水槽邊,撿拾殘餘飯粒充饑,

當時的我身體乾瘦、衣著破爛不堪,比丘甚為憐

憫!對我道:『孩子,你住在那堙H你沒有父母照

顧嗎?』

  我回答道:『我父母說我是不幸的人,不但連

累了家族,也連累了父母,因此將我遺棄,我是一

個無家可歸的人。』

  比丘慈悲道:『你想不想出家?』

  我回答道:『想啊!但我是一個不幸的人,誰

肯收留我呢?何況我會使大家受累。』

  比丘慈悲道:『那我度你出家吧!』

  當時我開心極了,於是我跟著比丘回到寺院,

比丘幫我受具足戒,並且教授我佛法。

  在佛寺的庇護下,時光飛逝,但因我業力深

重,注定在娑婆世界的最後一世,要承受著一生貧

忍饑挨餓的因果報應,因此我出外托缽,食物

極少,甚至常常托空缽回來,然因我自知己身業力

之關,故能少欲知足,食不望飽,但求維持這個身

軀就好。在我壽終之後,因我平日精進,內觀起心

動念,工夫日深,因此能捨棄讓我苦惱的身軀,毫

無貪戀的離開受苦一世的世界,心靈超昇於淨土,

證得羅漢之果位也。

  古佛曰:『人活百年終歸土,樹長千年劈柴

燒。』世間沒有永遠存在的事物,唯有修行可以超

脫『五行』的束縛,跳離『時間與空間』的限制。

希世人能明悟此理,把握難得之人身,好好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