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3月28日

歲次戊寅年三月初一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七章  黑雲密布諸般苦

 

聖示:地獄幽深苦難當,應知思悟常思量,不可陷身難回頭,爾後悽慘更悲哀!善事力為德功在,才能安然面閻王。

 

菩薩曰:徒兒,你今日辛苦了!但為師還得再勉勵你同著聖書。

 

虛筆曰:哪兒的話,徒兒不敢說是辛苦,聖書再多亦得成之,怎可偷懶推託。

 

菩薩曰:哈哈!孺子可教也,為師心可安也。當然,為師亦會盡力助祐於你的。

(此時菩薩交付丹丸一粒,讓虛筆服下。)

 

虛筆曰:叩謝恩師!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今夜造訪何殿?每次著書,徒兒知任務艱鉅,但一想到地獄,總是心驚膽跳的。

 

菩薩曰:你又不是壞人,可說是善人,何懼之有?只有惡徒之輩才怕到陰間地府去,因其厄難總是無法逃離的,不必多說,安心的走了。

 

(師徒二人所乘彩雲,速度極快,進入地府一殿,向二殿前行,在途中又見旌旗隊伍前來相迎,見一判吏恭敬向菩薩言曰:奉楚江王之命,今夜前來恭迎菩薩到二殿參觀。)

 

菩薩曰:免禮!帶隊好了。

 

虛筆曰:徒兒以為還要到一殿去訪問,原來今夜要到二殿去。

 

菩薩曰:上回一殿可說均已述見完了,可知其狀況。今夜到二殿有更精彩的,足以警世也。

 

虛筆曰:那好,一切均由恩師安排。

(不久時間,師徒到了一座城牆堅固之城門前,判吏引進,見街道整齊且井條有序,在左邊有一座殿宇,如宮闕般,非常壯麗,上面寫著「二殿楚江王公署」七個大字,燦爛奪目,雙楹有副對聯:

 

善士來斯,何有畏懼,

 

惡徒到此,定必驚惶

 

又見二殿冥王恭敬於門閣下恭迎菩薩聖駕,師徒二人隨著前行,經過三座大門,每座大門均有對聯,足以警世。最後到了正殿,在正殿上有一大匾額,上寫著「惟公生明」四個字,以金嵌成,氣派非凡,閻王請菩薩坐定。)

 

菩薩曰:今夜著書前來二殿,不知有無叨煩之處?

 

冥王曰:哪來的話,聖諭明確,不敢有誤,且此部聖書是爾後光揚警世之聖篇,怎有任何之煩來呢?教主也太客氣了!

 

菩薩曰:煩請判吏帶虛筆參觀好了!

 

虛筆曰:請恩師在此憩息,讓徒兒隨判吏看看好了。

 

菩薩曰:二殿不比一殿那麼少獄,二殿有一大獄、十六小獄,不必一口氣觀看完,那可能至明日拂曉也無法完成,你準備讓堂內的效勞生打地舖嗎?

 

虛筆曰:徒兒全然不知,恩師安排好了。

 

菩薩曰:看三、四個地方即可回來,其餘留著下次再慢慢觀賞。

 

虛筆曰:徒兒知道。

虛筆與判吏步出正殿,末走多遠,見一堅固之城牆以大石砌成,不久見一獄吏出來相迎引進,一人隨之跟進。)

 

虛筆曰:此地何處?

 

獄吏曰:這裡是二殿中之唯一大獄,叫「活獄」

 

虛筆曰:是否每殿有一大獄?

 

獄吏曰:對的。剛教主已有詳細說明過了,不是嗎?

 

虛筆曰:對的。又此獄為何叫此名「活獄」呢?明明是地府罪犯之獄,怎叫活獄呢?

 

獄吏曰:這不說當然你就有所不知,所以地府之玄機如不披露,世人怎會知道?又怎會有所警醒呢?這「活獄」可說是陰陽一氣所成之獄,簡單的說,也就是世間一切諸苦先在此顯現,也可以說世間之諸苦在此活生生的現出也。

 

虛筆曰:您越說,我越糊塗,不明真意?

 

獄吏曰:就是如世人有諸般的疾苦,像各種怪病-中風、半身不遂、各種毒瘡腫瘤之惡疾等,藥物無法治癒,藥石罔效啦,就是因為造業太深之故,原來曾受地府之苦刑後,帶疾在陽間顯現之,亦可說是在此活獄中可見到這種情形,甚為可憐!

 

虛筆曰:我還是似懂非懂。

 

獄吏曰:簡單的說,即是此活獄與世間現象一樣-陰陽一氣就是了,作為警惕之作用也。

 

虛筆曰:時間關係,有機會再叩問教主好了,謝謝您!

 

(虛筆與判吏離開活獄,向左轉到了另一個小獄,叫「黑雲砂小獄」。在此之時,又見一獄吏前來相迎。)

 

虛筆曰:此地是「黑雲砂小獄」是嗎?此獄是怎麼回事?

 

獄吏曰:你可見此獄中有一峻峭之高山,山上均是滑油與圓石,罪犯由山上使其滾下,到了山底下,粉身碎骨,頭顱破裂,遍體鱗傷。此係專門懲治那些草菅人命之庸醫,醫術不精,誤人害命者。還有那些算命卜卦者及風水師,胡言亂語,不學無術,騙錢財者,死後都得到此受此苦刑,同時每逢子、午、卯、酉四時,還得接受滾滾黑油灌入口內之苦刑,以此黑油洗其黑心。

 

虛筆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地府之懲治真是微妙微肖也。

 

獄吏曰:那當然,不然怎能懲治惡徒呢?

 

(判吏與虛筆剛要離開,沒走幾步路,只聞惡臭想吐,真是難過。)

 

虛筆曰:不知何來之惡臭,實在受不了,不去了!

 

判吏曰:不必慌!這是隔鄰的糞屎泥小獄膿血小獄傳來之惡臭,無妨。

(此刻判吏取出一顆趨穢丸,讓虛筆服下,立刻全身舒坦,聞不到惡臭味。此時又見一獄吏迎面而來。)

 

虛筆曰:這二小獄又是什麼情況?那麼多的罪犯在糞屎泥中爬不起來,整個人陷入其中,一直吃糞屎,真令人作嘔。

 

獄吏曰:這些罪犯是身綁大石才會沉溺其中,無法浮起。凡是在世不惜五穀、污穢經文、聖書等,死後都得到此受苦。

 

虛筆曰:那那邊膿血小獄又是如何?與血污池有何不同?

 

獄吏曰:膿血小獄專治那些嫌父母醜陋,或是看別人不順眼就唾棄、鄙視之人,這些人死後都得先到此受苦,期滿再到血污池受苦。還有佛廟、神廟前不顧忌而行淫者亦同之,或是光天化日之下行淫亦同。

 

虛筆曰:真是可怕。

(虛筆與判吏又離開此二小獄,向南而行。二人來到了五叉小地獄此刻又見獄吏相迎。)

 

虛筆曰:地府小獄還真多,不知此獄又是怎麼個情況?煩請說明!

 

獄吏曰:這小獄最值的提供,並可藉以警醒現今社會情況。

(此時見罪犯受到鬼役以尖叉-有的叉腹,有的叉心,有的叉脖子,痛苦悲慘萬分!)

 

獄吏曰:你可見之,這些罪犯都是在世時搶劫之輩,不論其在生時是怎麼死的,死後一定都得到此地來受刑。現今社會不是動不動就搶銀行、農會、郵局、超商或是善良人家等嗎?死後就可知道悽慘,現今搶人為樂,死後刀叉是不留情的,不要認為這是虛說,其實是千真萬確,速速回頭,力行善事吧!

 

虛筆曰:地府真是無所其漏,凡是陽世不論何種犯行,地府必定有辦法治之。

 

判吏曰:不錯。任憑世人再詭計狡猾,是不能脫逃的。還有一點更嚴重的,這些搶劫犯不是這樣懲罰就算了,還要到各殿受刑,並打入阿鼻無間泥犁獄,永不能超生,即使幸生,也是轉生畜牲道或卵胎生等,不能為人。

 

虛筆曰:這就是這些敗徒之未路?

 

判吏曰:不錯。世人不可不知也,奉勸莫存非分之想,安分點吧!不然地府是無情的。吾看今夜到此好了,反正爾後有的是時間,亦可免教主久候。

 

虛筆曰:我亦有點心裡頭難過,也不想再看下去,真是悲悽!剛剛我忘了請教,那活獄到底有多大?煩請言示!

 

判吏曰:大約有七千公尺方圓之大。

 

虛筆曰:難怪一望無際。

(判吏與虛筆回到二殿正殿,只見教主與二殿冥王正聊的起勁。)

 

虛筆曰:徒兒回來了。

 

菩薩曰:有何感觸?

 

虛筆曰:感觸良多,唯不能暢言,恐有遺漏之憾。

 

菩薩曰:無妨,爾後有空,為師再補述明之可也,今夜就此回去吧!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