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2月28日

歲次戊寅年二月初二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三章 愛河濁浪沒癡迷

 

聖示:濁浪紅塵,沉淪多少英雄豪傑?世上繁華春夢,誰能澈悟?.世間榮華富貴如朝露,何人知曉?嬌妻美妾終須別,誰明警醒?浪蕩子,良心滅;風流客,癡情結。風花雪月貪戀久,巫山雲雨相思切,怕到頭來,骷髏粉送,空悲切。


菩薩曰:徒兒,為師今夜帶你去遊「愛河」如何?

 

虛筆曰:那可好,「愛河」高雄市風景之地,名聞台疆,徒兒已有甚久之時日未到此地了。然愛河是出了名的男女談情說愛的好地方,能散步其間,別有一番情味。不知恩師帶徒兒到那堨h,有何用意?師徒又非情侶!

 

菩薩曰:你別想的太美!哪有那種閒情逸緻帶你到高雄愛河去談情說愛。快啟程!邊走邊談好了,幽冥之路遙長呢!

 

虛筆曰:是的,徒兒遵命。

虛筆服下菩薩所賜之丹丸,師徒同步出堂外,上天犬之背上,朝東北方向迅速而去。)

 

虛筆曰:今夜天氣甚冷,加之要往幽冥之地,徒兒更感悽涼無比。

 

菩薩曰:幽冥之路是特別陰森寒冷,所以說,地獄一途是非常悽慘的,同時,亦甚為遙遠呢!否則人一歸空,其靈得受煎熬數十天才能到達地府,就是這個道理。剛剛為師提到要到愛河去,並非是台疆高雄市的愛河,而是幽冥間的愛河是也。

 

虛筆曰:地府也有愛河?那想必亦甚有情調,難不成是地府談情說愛的地方?又敢問恩師,既然是一條河,那是幻境或是真實之境呢?

 

菩薩曰:此河非幻境,而是真境也。

 

虛筆曰:敢問恩師,既是真境,必有其源頭,又流入何處?匯於何處呢?

 

菩薩曰:此河說來,就是源自於世間之欲,所形成之污穢之河,經過匯流入幽冥之孽海之中。所以說,此河之源頭在於陽間,開闢入這股匯成污穢之欲流,流入地府孽海是也,愈集愈廣、愈大,不可收拾是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又怎會稱之為「愛河」呢?明明是孽欲所成的,為何好其名為愛河呢?

 

菩薩曰:這當然有其理在也,到了,你就知道。

 

虛筆曰:再問恩師,此部聖書是不是遊歷地府之著?

 

菩薩曰:雖有點雷同,但題材與勸世意義有異,愈後面愈加精彩。

(師徒談談間,天犬越過陰陽界,到了鬼門關之前面,二者均有光明燦爛之金字顯示。但天犬並未往鬼門關前進,在鬼門關之前,向西北方而行,約有近百里之路。突然間,聽到浪花洶湧,浪潮澎湃,一望茫茫無際之河。)

 

菩薩曰:這就是所謂幽冥之愛河也。你可見到在愛河之中,男男女女在那漂蕩浮沉不已。

 

虛筆曰:這麼奇怪的愛河,真正名符其實的愛河永浴,一定是非常舒適的吧!

 

菩薩曰:如有你想的那麼好,幽冥就不要設此河矣。其實在此愛河受難者,都是一些平常在陽間,不顧一切的男歡女愛,或是女人利用美色來迷惑男人,或是男人因受美色誘惑而不思上進,毀滅自己之前程,甚至於丟棄國土江山(自古皆是)的男人,均是在此愛河中浮沉不定者。

 

虛筆曰:原來如此。

 

菩薩曰:再讓你看清楚些好了,以免空來一趟,沒有收獲而回。更可藉以讓世人知悉,以為戒醒。
(
此時只見菩薩錫杖一振,愛河顯現出景像,歌臺舞榭,還有甚多歡娛之場所,燈光閃爍迷人。女人濃妝艷抹,姿態妖嬌無比,在那勾引男人。甚多之青年男女受不了迷惑,燈紅酒綠,樂不思蜀,達旦通宵,在那兒享樂。一受甜言蜜語,就揮金如土,在所不惜,至為逍遙。)

 

虛筆曰:這和現今大都會區風月場所沒有兩樣,大家都把持不住,一有閒暇就往那兒鑽,好似人間仙境啊!令徒兒亦有點嚮往。

 

菩薩曰:你認為好是嗎?那你也去好了,為師可不管你!

 

虛筆日:徒兒怎敢!此部聖書聖責還在,怎敢放肆,請恩師恕罪,並原諒徒兒無心之言。

 

菩薩曰:這是顯現實景,讓你知道在河中漂沉之人,是屬於這類實景所遭遇而來的原因。

 

虛筆曰:原來是這樣。那難到沒有人來救度他們嗎?

 

菩薩曰:誰說沒有?經常有渡船在河中來來往往,欲喚醒這些沉迷於愛河之靈兒能登船而到彼岸。在那邊你沒看到有渡船嗎?在船上有數位青年,同在船上呼喚著呢!

 

虛筆曰:這有用嗎?

 

菩薩曰:當然具有靈根者,會快速悔醒而登船,因此而受渡之靈兒也不少呢!
(眼見那渡船又向下流而去。)

 

虛筆曰:真是沉迷於色情難返也。

 

菩薩曰:不錯。如果那麼好渡,仙佛就可不必太過於操心了。難怪乎這愛河一開,受迷害之元靈,想修返鄉(真正的家鄉)還真難也。最後為師題一詩作為結束。

詩曰:

  愛河原是陷人灘,

  欲出迷津難上難。

  多少英雄遷陷溺,

  說來總令我心寒。

 

(師徒乘天犬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