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8年1月16日

歲次戊寅年十一月廿九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四十七章  恩怨壽考總相宜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聖示:世人往往不知窮盡一生之福祿壽考,在地府早有其定矣,往往因為不知,而想辦法去改變它,那是不可能之事也,如能詳盡十殿之情,即可暸解矣。

 

菩薩曰:徒兒,再赴十殿造訪!

 

虛筆曰:徒兒知道,且對十殿特感興趣。

 

菩薩曰:為何?

 

虛筆曰:因十殿看起來較為平和,沒有前九殿悽慘之景況。

 

菩薩曰:原來如此,吾以為十殿之內容及情況較為特殊呢!

 

虛筆曰:不錯,亦有較特別之處,有些地方可讓世人明理之。

 

菩薩曰:先起程再聊吧!免耽擱時間。

 

(虛筆服下丹丸,師徒同偕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而起。)

 

虛筆曰:其實十殿有甚多特殊之處,像上回徒兒見過的轉劫所,就大上好幾倍,且要投生之各種靈熙熙攘攘的,從所未見之人山人海,真是奇特也。

 

菩薩曰:那當然,你想想世間,包括各大部洲有那麼多之人,不有這麼大的地方怎麼容納得下,況且每天轉生之人又何其之多,當然熱鬧,世間再繁華,也比不上那兒(轉劫所)

 

虛筆曰:恩師說的對。

 

(師徒二人談談間,彩雲飛速的到達了十殿宮門,依禮冥王與眾判司、獄吏列隊恭迎。)

 

菩薩曰:大家都那麼忙,何必拘禮。

 

冥王曰:禮之然也。

 

(隨後菩薩與冥王入內宮歇息,虛筆再隨判司訪問去矣。)

 

虛筆曰:今夜又有勞您了。

 

判司曰:不必客氣,這也是我的榮幸,能有機參著聖書,機緣難得。

 

(二人談談間,又重入轉劫所,所吏迎入。入轉劫所,判司帶領虛筆到一休息站,一來可免投生之各靈干擾,二來可半休息性質的詳談轉劫所各司之情形,二人到一優美之休息所坐定,服務員即端出茗茶招待。)

 

虛筆曰:人們說地府都是可怕之處,今日一見,還是有很多環境優雅之地方,比陽間還好呢!

 

判司曰:那當然,雖言地府是懲治惡徒之輩,其實地府亦是一好修持之地方呢!儘管放輕鬆,吾再慢慢說明轉劫所各司之職司。

 

虛筆曰:那就勞煩您了;上回好似介紹到第三司。

 

判司曰:今夜就由恩怨司開始,恩怨司專司投生之人,准其到陽間報恩、報怨。如一個人原來在生時受人之恩,現情理不忘,准司投生以報之。如有人在生時受到凌虐,甚至於致死,心很難消,准其投生後報仇之。又如有婦女在生前遭到切齒之恨,不願轉生為人,而變為厲鬼,捉拿仇魂以為慘報,恩怨司經詳細查核後亦准其報之。

 

虛筆曰:讓我插一下嘴,那這恩怨司即是專門,德報德,仇報仇,冤報冤是嗎?且這此恩怨是否都得查清楚?

 

判司曰:那當然,絕對不可馬虎的。又接著就是壽命司:此司專管人、物靈之壽命也。如有富貴而壽長者,有富貴而壽短者,有貧賤而壽短及貧賤而壽長之分也。又有被打胎而死腹中,有生下幾天、幾月、幾年而夭折者,亦有恩犯罪而致死者,亦有被謀害者,亦有輕生而自殺者,都在這塈@定數,至於其他之靈,如世間各種之生靈,有被屠殺者,有自相殘殺者,有遭劫數而亡者,在此司都註記的清清楚楚的。

 

虛筆曰:原來人之生死早在地府已定了,是嗎?

 

判司曰:不錯。所以說:「末註生,已註死」,就是這個道理。

 

虛筆曰:難道沒有任何轉圜之餘地嗎?

 

判司曰:這也不是,其實壽命(考)也是根據一個人原先之德來論定,所以如這個人在世時能多造功立德,當然生死簿也可依此來更改之,增其壽算。又如為惡亦可改之,所以說來說去,「德」是最主要之依據,不管「過往或在生」都可藉以改之。

 

虛筆曰:原來如此,所以「為善還可添壽」呢!

 

判司曰:不錯,接著再介紹支配司(即第六司):此司專門支配父子、夫妻等之間的關係,好比甲在生時,常周濟乙,或幫助乙,有恩於乙,乙在生時不能回報,冥律按例讓乙轉生為甲之兒女,克勤其家,孝順於他,這就是所謂還債之兒女。又為甲在生時,利用心計謀乙之家財,或是以財劫奪取乙之家產,按冥律,則乙出生為甲之兒女,來破其家,盡是悍淫放蕩之子女,這也是所謂的討債兒女。夫妻也是一樣,好比甲有恩於乙,乙無法回報,令其轉生為甲之妻子,雖貧賤而無怨,雖辛勞而不辭,這就是所謂的善緣。又如甲有負於乙,在生時不能彌補,即令甲轉生為乙之妻子,飽受乙之禍害,即獅吼河東,百般迫害,這即是惡緣也。所以夫妻之能在一起,有者是善緣,有者是惡緣,惡緣者甚至於中途仳離都是,當然也有才子配怨偶,賢愚相配,或是巧拙相配,這都是有原因的,亦或有大善大德之人,當然亦可娶到美嬌娘,亦有仙神修道不堅,被打入凡間,或美配等,這其中之玄玄妙妙都是安排好的,並不是月下老人之亂點鴛鴦也,所以有緣必會在一起,月老牽線之,無緣在一起,月老也無能為力。

 

虛筆曰:那在世間應多立善,不管在何方面,如壽算,如夫妻、子女就會好些,對嗎?

 

判司曰:這還用說嗎?世間之人愚昧,以為用旁門左道可改變這些事實,其實這是不可能的,惟善是行,惟德是行,一切可就此改觀,否則誰也無能為力的。

 

虛筆曰:這一切在地府就已註定,這所設各司還真煩碌,使之投生之人均按其定而行。

 

判司曰:當然忙,但亦甚確實,所以一個人一生之福祿總是在地府早已註定的了。希世人別受到任何之蠱惑,用什麼方法可求如意,這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會按安排而行也。吾看今夜就介紹到此,下回再繼續。再喝些茗茶,好一塊回去覆命。

 

虛筆曰:今夜有勞您了,又介紹得那麼詳盡,世人有福,應可悟理。

 

判司曰:但願如此。

 

(二人回十殿內殿覆命。)

 

菩薩曰:今夜如何?

 

虛筆曰:受益匪淺,不介紹則世人不知其妙,應對世人有相當的幫助。

 

菩薩曰:那就好,為師送你回去!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