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11月28日

歲次戊寅年十月初十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四十章  世尊無奈設新獄

 

聖示﹕世尊乃慈悲為本,無奈設新獄以懲治惡徒,實在是情非得已,不然世人會以為為何釋門也會以如此之殘忍來刑罰於佛門弟子,其實這也是出於無奈,亦盼佛子能多加惕醒自己。

 

菩薩曰:徒兒走了!再訪視地府。

 

虛筆曰:徒兒遵命,時日過的很快,今夜好似已著四十章之多,不知還得多長時間就可完成此部聖書?

 

菩薩曰:快了,先行出發,再談罷!

 

(師徒二人同偕步出堂外,乘彩雲騰飛而起。)

 

菩薩曰:今夜再遊九殿,你想想,地府十殿,再假些時日,為師即可輕鬆矣。如有可能,酆都城或是枉死城,為師再安排訪視,與本書十殿共同輔成,更加完美。到時,為師再安排好了。

 

虛筆曰:恩師實在設想週到,不然恐有遺珠之憾!

 

菩薩曰:哈哈!既負著聖書,當然不可有所任何之缺失,難得之機嘛!

 

虛筆曰:聞知此訊,徒兒亦甚為雀躍,就是辛苦些,也是值得的。

 

(師徒談談間,彩雲快速的已到達九殿宮門之前,師徒下了彩雲,宮前列隊恭迎,不在話下。)

 

冥王曰:恭候教主來臨。

 

菩薩曰:不必客氣!

 

(隨即菩薩與冥王同偕步進內宮,同時,冥王亦敕命判司帶領虛筆再訪遊九殿各獄。)

 

虛筆曰:今夜又要叨擾了。

 

判司曰:哪兒的話,這也是榮幸難得之機嘛!

 

虛筆曰:那今夜訪視何獄開始?

 

判司曰:先到上回預定去而來去之孽僧獄

 

虛筆曰:全憑您安排好了。

 

(二人邊走邊談。)

 

虛筆曰:我記得造訪一殿時,即有僧儒小地獄,為何在九殿又來個孽僧獄呢?

 

判司曰:這說來話長,但亦得簡明述之,否則世人不知也。孽僧獄是新建的,大約在百餘年前,三期末劫,儒、道教中,道德淪亡,而釋門子弟亦是甚為墮落。釋迦心法,無人相、無我相,慧燈朗照,明心見性,了脫生死。佛門弟子本應一塵不染,五蘊皆空,守三皈,遵五戒才對,奈何不修本性,五葷三厭不盡,有者為貪口腹之慾,而殺生以飽口腹,貪嬌奢,甚者藉建寺之名,大肆斂財,藉佛養身,更甚者,置僧尼、婦女於丹房,如此之現象怎可忍之?故世尊敕命本九殿冥王新建此孽僧獄,以懲治這些佛門劣子,非世尊不慈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

 

(二人說完,已到距阿鼻大地獄二、三里處之孽僧獄前,一見此獄,乃新建築沒錯,與其他獄之情形有異,獄吏引進。)

 

(一進獄內,刑場甚大,首先見到的是中空之銅柱,有三十六柱,中空烈火熊熾,具有銅人、銅馬,也是三十六具之多,另外尚有「剝皮亭,稱鉤架,鋸解臺,斬腰臺,油鍋,銅頭鐵床......」等等,凡是一∼八殿有的,在此皆一不漏,甚為恐怖!)

 

虛筆曰:懲治惡僧,得用這麼多來處治嗎?

 

判司曰:並非如此,除了處治這些惡僧而外,還用來懲治由一∼八殿送來之罪犯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所以在層層地獄中,我的觀念上,以九殿最為嚴酷。

 

判司曰:應該可以如此說,然所謂阿鼻大地獄,都已是罪不可赦之徒才會來此的,所以愈往後(十殿不算),這堿O最悲慘的了。一旦到此,可說已無可救藥,將萬劫不復矣。

 

虛筆曰:真是可怕!然世人總是以為不見而黑心,到了悲悽時,後悔則晚矣。

 

判司曰:惟盼此聖書之披露,能讓世人有些體認,不要為非作歹,也可減少到九殿來的機會,讓我們這些鬼役們也清閒一下。

 

虛筆曰:此部聖書,應該會對世人有所幫助的,亦盼能知地府的慘狀而回心向善。

 

判司曰:我們在地獄職司聖職,見此慘狀也是於心不忍,但因不治也不行,否則天理何在?盼世人真的能歸復善良的本性,共同度過美好的人生。我看今夜就專此介紹此特設百餘年之新獄,其他十六小地獄,下回起再慢慢的遊好了。

 

虛筆曰:我當然沒意見,不知進度會不會太慢?

 

判司曰:本殿大王,自有分寸,不會有辱使命的。

 

虛筆曰:那我放心了。

 

判司曰:您也不必那麼急,詳細些總是好的,機會難逢,否則下次再來,不知有無此機緣呢?

 

虛筆曰:您說的是。

 

(二人又復原來之路,回九殿宮內覆命。)

 

菩薩曰:今夜好似快些。

 

虛筆曰:只遊特殊一獄。

 

菩薩曰:為師知道,慢慢來無妨。好了,為師帶你回去!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