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10月17日

歲次戊寅年八月二十七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三十五章  業孽深重罪難贖

 

聖示:人總是不能及時悔醒,一切惡念常萌出於心而亂行,使得原本圓澄的良心受到嚴重的污毀,以致於罪孽難贖,最為可悲也。

 

菩薩曰:今夜續訪八殿諸小獄。

 

虛筆曰:徒兒遵命。

 

菩薩曰:快服下丹丸啟程!

 

虛筆曰:叩謝恩師。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說起來,時日過得真快,轉眼間已造訪八殿,剩下二殿,該可完功了吧!

 

菩薩曰:是的,時光飛逝,轉眼即逝,師徒既將完成聖命。

 

虛筆曰:不知該書普化的效果如何?

 

菩薩曰:你說呢?難逢的奇書,該會轟動也。

 

虛筆曰:果能如此,當得歸恩師為首功,否則無法有此之成就。

 

菩薩曰:為師不敢居功,主要在力壯「虛原堂」普化的「誠」故也。

 

虛筆曰:這徒兒得代表全體師兄姊在此叩謝!

 

菩薩曰:也不必如此,當然這都得各方面的配合,院尊太上道祖,南天諸恩師等都是相當的助力成其功,也。

 

虛筆曰:總歸言之,都得叩恩上蒼之畀重,將道之廣佈,世人才有此福也。

 

(師徒二人談談間,已到八殿宮前,冥王及判司獄吏等依禮恭候。)

 

菩薩曰:免禮!可各司職責。

 

冥王曰:禮之然也。

 

(冥王偕教主菩薩往內殿而行,冥王命判司帶領虛筆續訪各小地獄。)

 

虛筆曰:今夜再來叨煩,盼能見諒!

 

判司曰:何必客氣,共負聖務也。

 

(二人往南方向而行,不多時,到一小地獄之前,獄吏前來導引。)

 

獄吏曰:有請二位。

 

判司曰:不必客氣。

 

(二人隨即與獄吏入內。)

 

虛筆曰:不知這是何小地獄?怎麼與往常不同,沒有刑場黑漆漆的一片。

 

判司曰:這堿O拌孔小地獄與以往各小地獄有別(因處刑有別之關),因設計特殊,待會兒你看了就可明白。

 

虛筆曰:何謂拌孔?

 

判司曰:即是封閉孔竅謂之,即是將罪犯的孔竅完全封閉,且將他們關在不見天日的封閉室裡,使其難過的懲治。

 

虛筆曰:那一定很難過,在世間如同「關禁閉」一樣,只留一小孔處送些食物。

 

判司曰:差不多,但更嚴刑,封孔竅,再封死連些許之光都無法進入,以懲其罪。

 

虛筆曰:難怪這就是刑場,不見天日,黑漆漆的一片,什麼也沒見著。又不知他們犯何罪?

 

判司曰:這些是由黑雲沙小地獄解來懲其餘罪的,就不在此重述。

 

虛筆曰:那趕快出去吧!我也感到有些不舒服。

 

判司曰:再往下訪視好了!

 

(二人出了小地獄,再往前行,不遠處是翦舔小地獄。見獄吏在獄前相迎。)

 

獄吏曰:有請訪視。

 

(二人隨即入內,見刑場都是粗木樁林立著。)

 

虛筆曰:不知這些木樁何用?

 

判司曰:待會兒,你看了就知道。

 

(談說間,見鬼卒一一將罪犯綁牢於木樁上,然後一手持尖利之刀,一手將罪犯之舌頭拉出,將其割下,痛苦萬分。)

 

虛筆曰:這種是割舌頭的嘛!

 

判司曰:不錯,但名為剪舌頭,大同小異。

 

虛筆曰:在小時候常聽父母說:「不要說謊話,不然會被閻羅王割舌頭。」那這傳說,是事實了。

 

判司曰:是事實,但看情況的嚴重性而定。

 

虛筆曰:那到底犯何罪才會到此?

 

判司曰:大多是在世時,好進讒言,說人長短,論人是非,隨口揑造以害人者,除了得在拔舌小地獄上受苦前還得再到此補罪,也就是說口業重者,難逃此罰也。至於說謊,還不會到這種程度,但得看謊言之嚴重性如何,也不是說說謊的人不會來此。

 

虛筆曰:這我明白,然而看他們那麼痛苦,不知是否真實。

 

判司曰:當然難過,舌乃心苗,舌一旦被剪,必痛入心肝,你說會不痛楚嗎?

 

虛筆曰:這我可體會的出來。

 

(二人離此獄後,再轉往另小地獄。不多時,亦有獄吏來迎,相偕入內。只見獄場內有樓房,甚為奇怪!這也是頭回見到。)

 

虛筆曰:這很特別,怎會有樓房呢?

 

判司曰:此即是常圊小地獄

 

判司曰:常圊就是上有樓房,然後將罪犯站立樓下,將尿糞屎等盡解池而下,於罪犯之頭上,極其污穢。

 

虛筆曰:難怪鬼卒們一桶一桶的往上提,然後倒下來,潑洒在罪犯的頭、身上,我還以為在替罪犯洗澡呢?

 

判司曰:你想的美,還替他們沐浴,別傻了。

 

虛筆曰:難道那些執行的鬼卒不怕腥臭嗎?

 

判司曰:他們先服下「去穢丸」,不受影響的,只有受刑的人難過。

 

虛筆曰:不知他們犯何之罪?

 

判司曰:他們罪與前五殿尿糞穢小地獄與六殿的糞泥侵身小地獄糞汙小地獄之罪同,只不過到此再予補其餘罪,所以在前面已講述過,就不再重複。

 

虛筆曰:還是趕快離開,真有點難聞。

 

判司曰:你有教主之丹丸,還真管用,應該不會有礙,我奉命今夜只帶你訪視這三小獄,就得回去覆命,因待會兒,冥王有重要會議要開。

 

虛筆曰:那好,我們倆回去覆命,免得冥王久候。

 

(二人同偕回八殿宮內覆命。)

 

菩薩曰:為師帶你回去,別耽擱冥王的議程。

 

(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