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9月5日

歲次戊寅年七月十五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二十九章  百般酷刑總難醒

 

聖示:世人之罪惡滔天者,總歸於沉迷不悟,一味的沉墜所致,就是地府諸般的酷刑,還是無法喚回頑固之心,實在可憐!

 

菩薩曰:徒兒走了,今夜為師較忙,還有他事耍辦,所以得快些。

 

虛筆曰:徒兒遵命。

 

(師徒二人及地府七殿閻君等三人,同偕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而起。)

 

虛筆曰:今夜是中元普度之期,恩師想必忙碌?

 

菩薩曰:就是如此!因著書後還得與十殿閻君開大赦孤魂之重要會議,所以得趕早些。

 

虛筆曰:徒兒知道,不會耽誤恩師聖事的。

 

菩薩曰:所以等一會兒,七殿簡單看看三個小獄就可以,下回再多遊歷一番。

 

虛筆曰:徒兒知道。

 

(彩雲速度甚快,已到了七殿宮前,而菩薩與泰山王直入正宮休息(邊談而入)虛筆即隨判吏再遊七殿之諸小獄。)

 

虛筆曰:有勞判官帶領,今夜得稍快些,以免影響菩薩之聖會。

 

判官曰:這我知道,儘快好了。

 

(二人直入裂胸小地獄,獄吏迎入,只見獄場中都是台架,在架上橫躺罪犯,如豬肉攤一樣,整個刑場都是,而鬼卒以尖刀直接開膛剖肚,有如屠宰場殺豬一樣,個個血流滿地,哀叫不已,真是悽慘!)

 

虛筆曰:真有如豬肉攤一樣,比起來還恐怖,豬肉攤之豬是死的,被開膛剖肚尚不至於血流噴灑,而這裡情況不同,有如凶殺案之現場,真令人膽顫!

 

判官曰: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誰叫他們在世時,比別人都凶狠,到如今還不知悔醒。

 

虛筆曰:說的也是。又不知他們犯何罪,才淪落至此?

 

判官曰:他們與下一小地獄之罪情形相同,一併說明好了。(二人再進另一小地獄。)

 

虛筆曰:此為何獄?

 

判官曰:這是剆頂開額小地獄,進去看看。

 

(此時獄吏引進,只見刑場中鬼卒拿著巨大的鐵鎚,往罪犯之頭頂鎚下,整個頭破裂,腦漿迸出,真是慘不忍睹。)

 

虛筆曰:真可說是酷刑,有點不忍。

 

判官曰:他們都是由二殿五叉小地獄、三殿分髃小地獄及四殿之銨肩刷皮小地獄鍴膚小地獄受完刑後,再引到本小地獄來受刑的,其罪與前相同,就不必再贅述了。

 

虛筆曰:原來如此,真是所謂受苦滿足。

 

(二人離開此小地獄。)

 

虛筆曰:前面怎麼於塵土飛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判官曰:那是枒杈抗髮小地獄,進去看看就可明瞭。

 

(二人由獄官引進,一進刑場都是蒺藜惡木,堆積整個刑場,鬼卒將犯人綁於蒺藜惡木上拖拉,所以塵土到處飛揚,且芒剌甚為尖銳,將罪犯剌的頭破血流滿地,哭叫不已,雖不會死,但此等之凌遲比死還難過。)

 

虛筆曰:真是罕見,諸般酷刑比比皆是,而他們不知犯何罪?

 

判官曰:簡單說之。

一、凶徒惡婦心狠手辣。

二、為人主翁、主婦,一不順心對奴婢拳打腳踢等。

三、為人師父或老師,不愛惜徒弟或學生,隨便亂打,以致造成痼疾殘廢。

四、習學武功之人,不修心性,逞凶鬥狠,藉武功欺人,甚至致死。

等等之罪,類此等都得到此受刑,所以說人當仁厚,不要藉勢欺人,奴婢也是人,他人也是人,須同等視之才對啊!

 

虛筆曰:您說的是,但我以前執教時亦曾打過學生。

 

判官曰:您那不是打,是「教」

 

虛筆曰:您怎麼知道呢?

 

判官曰:自能知之,不可言、不可言,今夜速至於此,趕回覆命,還不會耽誤。

 

(二人回七殿覆命。)

 

菩薩曰:為師送你回去,今夜較傖促,且有要事,不得已也。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