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8月15日

歲次戊寅年六月廿四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二十六章  沉淪地獄苦連天

 

聖示:一旦沉淪於地獄,則後果不堪設想,都得受層層地獄之刑罰,才能受苦滿足,還不能贖完其罪也。然人心總是不能醒悟,一昧的沉墜,最令人擔心也。

 

菩薩曰:徒兒,再訪地府去吧!

 

虛筆曰:徒兒遵命。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時日甚速,已近訪完地府六殿,真令人感慨也。

 

菩薩曰:本來人生就是短暫的,不多時,即是荒塚一堆白骨,如不能速知省修,惟有帶罪而亡才是可悲啊!

 

虛筆曰:恩師說的是,時日之快,人生之短,很容易流逝,如無法及時把握,真是枉費一生也。

 

菩薩曰:人生最起碼也得安安份份的,不可造罪,始可有再修之機會,但是如今之人,心念紊亂,無法定靜,懵懵懂懂的過了一生,還不知怎麼一回事呢?

 

虛筆曰:恩師之感慨之言,都是如今世人之事實,值得反省。

 

(師徒談談間,彩雲已至六殿宮前,六殿冥王及判司、獄吏等均列隊在恭迎教主。)

 

菩薩曰:免禮!

 

(菩薩隨即隨著冥王直入六殿內宮,冥王命判司帶領虛筆再遊六殿小地獄。)

 

虛筆曰:徒兒暫別恩師。

 

菩薩曰:好吧!慢慢的觀遊。

 

(就此虛筆與判司同行,拜別冥王與教主。)

 

虛筆曰:今夜有勞了。

 

判司曰:不必客氣,今夜就把剩下的幾個小獄造訪完吧!

 

虛筆曰:一切有勞安排。

 

(二人離開正殿,直往金非竅小地獄而去。)

 

判司曰:今夜有四小獄就可完成使命。

 

(不久時刻,已到獄前,獄吏在外引入。)

 

判司曰:先到刑場看看!

 

(二人一入獄內,只見刑場都是木樁,犯人被釘綁於樁上,見鬼卒以尖之銅刺,在犯人之身上重要之穴竅猛剌,使得血流滿地,銅蛇鐵狗拼命爭食,情況慘不忍睹。)

 

虛筆曰:這是怎麼一回事?看起來令人心寒!

 

判司曰:這些人乃在生時專門偷挖神佛彫像之聖像內部,取其藏於內部之財寶,除對神佛不尊而外,死後得到此來受折磨,亦或偷取神像外之金牌、金飾等亦是同罪也,死後以挫其穴竅來懲治之,以儆效尤也。

 

虛筆曰:如此之對神佛不敬,無法無天,該罰也。

 

判司曰:此小獄已明,現在再看其他三小獄,此三小獄名雖不同,懲治情況雖有些雷同,但是其所犯之罪則是近一也。先參觀後,再述明諸所犯之罪刑好了。

 

(二人出獄,不多久來到了豚頭脫殼小地獄來,獄吏在外迎候。引入二人入獄參觀。二人一進獄場,只見獄場內橫屍遍野,腥穢難聞,尚有部份在行刑,見一鬼卒壓頭,另一鬼卒壓住罪犯之腳,第三鬼卒則以銅製鐵鎚敲擊其頭,血漿即刻迸出,然後見一鬼卒以利刀從頸部,一刀劃下,直至腹部,開膛脫其身骨,有如殺豬、殺羊一般,真是可怕!然後血流遍地,餓狼等相互爭食之。)

 

虛筆曰:這種情況還是頭一次見著,真是可怕!

 

判司曰:如你知其罪刑,就不會可憐了。

 

(二人再往隔鄰,腰斬獄。)

 

(二人一進刑場,也正在行刑,罪犯都壓於地上,頭被捆住,腳也被拴住,見一力大之鬼卒,手持大利刀,一下子就將罪犯從腰部斬斷,形成二截,丟於兩旁,堆積如山,滿地都是血水,令人見之有些害怕、恐怖。)

 

虛筆曰:只知民間有砍頭之刑,還未見有斬腰之刑,地府懲治可說萬般俱足。

 

判司曰:不錯,不如此,怎有懲治之效呢?

 

(二人看完,又出小地獄,往最後一小地獄前去,不久時刻即到了。)

 

虛筆曰:此是何獄?

 

判司曰:即是最後一小地獄,即是所謂的剝皮揎草小地獄

 

(見刑場上佈滿了刑犯,每個都躺在地上,見鬼卒從腳這一頭劃破,然後吹氣,整個人因氣充的關係,就鼓了起來,然後一抖,整個肉身脫落,剩下人皮,再將之縫製好,裡頭以草充填之,又像人形,然後將皮肉充草之人,一一懸掛於刑場之竹竿上亮像,遠遠見之,有如傀壘一樣的擺設在那堙C)

 

虛筆曰:還真乾淨俐落,人皮那麼薄,還能完整的裡頭充草,真是手藝高明。

 

判司曰:地府之刑,比起民間再巧妙之法都來得高明也。

 

虛筆曰:那這三小獄之人,到底是身犯何罪呢?

 

判司曰:好了,現在吾即加以說明(一併說明),你就可瞭解以此等之刑對付是不為過的。這些都是臣弒君、子殺父、弟殺兄、妻殺夫等大逆、違逆,不可原諒之輩,亦或是江洋大盜,殺人放火,傷害他人性命無數者,都得以此二刑伺候也。

 

虛筆曰:這些都是罪大惡極之人。

 

判司曰:不錯,怎可如此大逆不道呢?殺人時,本身是何心念呢?又那些殺人之強盜,怎可視無辜人命於不顧呢?到此讓其嚐嚐被殺之情況是怎麼個感受?

 

虛筆曰:如此之人,現今之人亦多也,應多予以醒悔,否則死後可有的受的。

 

判司曰:不錯,當正道而行,多仁慈存心才對。今夜就不辱使命,已全部遊覽完畢,應可回去覆命了。

 

(二人同偕回六殿正殿,拜見教主及閻君。)

 

菩薩曰:任務結束了,是吧!

 

虛筆曰:還算不辱使命。

 

菩薩曰:那好,為師就帶你回去!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