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8月1日

歲次戊寅年六月初十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二十四章  罪業深重苦哀憐

 

聖示:世人當知罪業之不可造也,既已罪業深重,則當受地府嚴刑之懲罰,非上蒼之不仁,乃正心天理之表現,維護善者公平之至理也。所以當知「不可小惡而為之,不可小善而不為。」多為自己的真福著想,勉之。

 

菩薩曰:走了,再造訪地府。

 

虛筆曰:徒兒遵命。

 

(此時並服下菩薩所賜之丹丸,且拜見地府六殿冥王。)

 

虛筆曰:拜見恩師,今夜又有幸同往貴殿造訪。

 

冥王曰:免禮,同負聖命,應該的。

 

(三人同步出堂外,上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此次地府眾恩師都可說是全力出動,一個也不例外,同為締著聖書而忙碌。

 

冥王曰:這也是難得造功之機,有勸世之價值,人間全善了,地府也可清閒些。

 

菩薩曰:總是難為眾聖神仙佛,無不為世人而操心勞累,但世人總是無法澈底去知心了悟,最令人痛心也。

 

(三人談談間,彩雲飛速越過陰陽界鬼門關及一至五殿領域,直抵六殿宮門,只見甚多判司及獄吏在那恭候。)

 

菩薩曰:免禮,平身!

 

(隨即六殿冥王引邀菩薩至殿內休息,即命差判司帶領虛筆二遊六殿各小獄。)

 

虛筆曰:徒兒暫別恩師。

 

菩薩曰:好吧,你就去吧!

 

(虛筆同判司再前行,越過前面各獄後,到了割腎鼠嚙小地獄,獄官已在獄前恭候引進。)

 

虛筆曰:此刑場好似特別,怎麼罪魂一個個仰臥,滿滿都是,而鬼役手持尖銳之尖刀,好像在閹豬、閹雞一樣,甚為可笑,不知是在做什麼?好像地府也有太監,必須將命根子取去。

 

判司曰:你有所不知,如果你是那些罪魂的話,那你就笑不出來了,不止是痛苦萬分,更是沁入內心的深處,非當事人是無法體會的。將命根子及腎取掉,再令老鼠咬啃其傷口處,你說難不難過呢?

 

(此時虛筆聽判司這麼一說,不敢再笑了。)

 

虛筆曰:那究竟這些人是犯了何罪,得受此等酷刑?

 

判司曰:這些在世都是好淫之輩,除了前面幾殿都得受刑外,到這塈韝ㄝe情,在生無故姦淫良家婦女,且亂倫等等的惡情,死後必得來此受刑也。

 

虛筆曰:那現今社會甚多這種不倫不類之徒,死後也得如此是嗎?

 

判司曰:不錯,如不知逆醒悔改,再造功立德去業,以後有他們受的。尤其現今社會淫亂不已,更得把持住自己,不要犯「淫」。

 

虛筆曰:真是不知情者,不知恐懼可怕也。

 

判司曰:並非不知情,其實做惡事者,其良心即已不安,自己可先知之,往往明知故犯,所以罪業重重也。可再往下造訪!

 

虛筆曰:請您安排帶路。

 

(二人出獄門,向右而行,來到刺網蝗鑽小地獄,獄官引入。)

 

虛筆曰:刑場好似部隊訓練中心的地方,到處布置鐵絲網,網上面有鐵菱角,似鐵蒺藜,鋒銳無比,犯魂均被釘住在鐵絲網上,鮮血直流,鐵狗爭食,哀叫不已,真令人不忍,同時群群蝗蟲鑽入身血中啃咬,更是難堪也。

 

判司曰:誰叫他們在世時為官不能勤政愛民,凡事百般刁難,吸百姓血汗錢,無送錢者不能辦事,那百姓之,痛苦又是如何?他們受此之懲罰也是應該的,如今在政府機關做事的人也要注意了!不可蹈此覆轍,否則死後移來此獄可就不得饒恕矣。

 

(二人出了此獄後,又往他獄,來到了碓擣搗肉醬小地獄裂皮暨擂小地獄。)

 

判司曰:此二小地獄名雖異,但罪則同也。先看看刑場如何處罰罪犯再說。

 

(二人進入刑場,見之更是恐怖,以碓重垂,如擣米一樣,將罪犯擣成肉醬,既細且綿,以尿桶盛著,然後一瓢一瓢的舀出餵食銅蛇鐵狗,真是只有用「慘不忍睹」四個字來形容最貼切。又裂皮暨擂小地獄即是將罪犯押於地上,用尖利之刀慢慢的割碎,再用石臼擂打成肉泥,更使人覺得不忍。)

 

虛筆曰:這些又是犯了何罪,得受此嚴酷之刑呢?

 

判司曰:這些都是以前為將、帥者,紀律不嚴,任憑士兵胡作非為,姦淫擄掠等等之壞事做絕,甚者先姦後殺,在每次大戰爭中,此等之惡事比比皆是,所以罪犯特別的多,像日本在攻打大陸、臺灣時,此等之事有之,且在全球各地戰爭亦有之,所以各國人士都有,刑場特別的大,這些人如果是殺人多者,爾後還得受下油鍋、斬腰等之酷刑呢?

 

虛筆曰:戰爭已是不幸,更造成無數之受害者。

 

判司曰:為官為兵,亦得存仁,所謂仁義之師亦有之也,不止無罪,還可造功呢!這幾個小獄大致明白了吧,吾看今夜就此好了,咱倆回去覆命吧!

 

虛筆曰:一切由您安排。

 

(二人同回六殿宮內覆命。)

 

菩薩曰:今夜任務完成了吧!

 

虛筆曰:不辱使命。

 

菩薩曰:那好,為師帶你回堂。

 

(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