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6月6日

歲次戊寅年五月十二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十六章  層層罪業重重刑

 

聖示:地獄之設,乃懲治罪業重者,這都是很明顯之事理,不得不知也,然罪業深者,當然得受重重之刑罰,以正其心。盼世人能正己心,完善己靈,自可離苦得樂也。

 

菩薩曰:徒兒,走了!再走訪地府。

 

虛筆曰:徒兒知道。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而起,此時虛筆亦同時服下菩薩所給予之丹丸。)

 

虛筆曰:這數日來,陰雨不斷,也造下不少之災情,恩師可知之?

 

菩薩曰:怎會不知呢?天數也。

 

虛筆曰:又近期,又有什麼孩童「腸病毒」之肆虐,此事可得請教恩師,怎會如此?而至今尚無藥物可控制,真是傷腦筋!

 

菩薩曰:這為師當然亦知之。然此亦屬劫數之關,為師不便詳細透露玄機,可能還得一段時日始可平息,就如同世人所言,什麼人定勝天,來個不明之疾,就可要命,醫藥都束手無策,所以說,上天欲混沌則輕而易舉,就世人怎麼迷信科技,也是無能為力。

(師徒談談間,旌旗隊伍來迎。)

 

菩薩曰:免禮!

 

判司曰:奉旨前來恭迎!請隨隊伍前行好了。

 

菩薩曰:何須如此多禮,地府乃是吾所管轄,難道會走失不成?

 

判司曰:禮數該然,請菩薩不必客氣。

 

菩薩曰:哈哈!

(不多時,已到四殿宮殿之前,冥王已在那恭候!菩薩隨即與冥王入殿。)

 

菩薩曰:暫且於此相別,和往常一樣,你和判司去遊訪好了,今夜可將諸小地獄遊完再回程!

 

虛筆曰:徒兒遵命。

虛筆隨著判司前行,繞過以前造訪過之諸小地獄,到了鐵衣小地獄。)

 

判司曰:此小地獄,名為鐵衣小地獄,其實與隔鄰:木石土瓦壓小地獄碎石埋身小地獄接連,獄名雖異,其罪同科也。

 

虛筆曰:這我已知了,但各小地獄如何懲治?也該讓世人知道,好為勸世。

 

判司曰:那當然。

(此時獄吏已在那接候,入獄內。)

 

(只見刑場罪犯個個身著鐵衣,好像很重,步履蹣跚,舉步艱難,後面有鬼役,如趕牛馬一般,稍一緩慢,即予以鞭笞,令之汗流浹背,流淚悲傷。)

 

虛筆曰:他們所穿鐵衣,不知有多重,好像很難過。

 

獄吏曰:大約近二百台斤,但輕重稍有差別,依罪狀之輕重而定。

 

虛筆曰:他們又是犯了何罪?

 

獄吏曰:都是些不孝、不悌之人。所謂「不孝」:就是一天到晚,好吃懶做,吃喝嫖賭,視父母如牛馬,好像賺錢供他花用是應該的。死後,到此讓他嚐嚐這種滋味,始能了悟父母之恩。又「不悌」者:乃兄弟之間不能相互合作,有工作則推託,讓別的兄長或弟弟去做,而自己享受。一旦父母有錢財,就想分享多一點,全不顧兄弟情面,這些人受此等之苦也是應該的。

 

虛筆曰:除了如此之外,有無別罪?

 

獄吏曰:有的,有些心術不正,見人發達、富貴、科名,就心懷嫉妒,或是他人有好風水,居心破壞,或是破人之家宅、田產等之人,死後亦得受此之罪。

 

虛筆日:那此小獄受刑後,又得到下列二小獄是不是?

 

獄吏曰:對的,就是得再到木石土瓦壓小地獄碎石埋身小地獄受刑。

 

虛筆曰:時間關係,煩請將此二小地獄刑情如何說明之!

 

獄吏曰:木石土瓦壓小地獄,即是將罪犯綁立於木樁上,那石、木、土、瓦等飛擊而來,有者遍體鱗傷,有者頭破血流,悽慘無比,痛苦難堪。而碎石埋身小地獄,大致相同,以飛之碎石擊身罪犯,其慘狀差不了多少。

 

虛筆曰:那麼可怕,聽已駭之,何況目睹,我看不去了。

 

判司曰:那好,我倆就直接到戳眼小地獄去。

(二人轉向戳眼小地獄。獄吏亦在獄前接候。)

 

(一入獄場,見個個罪犯被綁立於木樁身,鬼役手持大挫刀,猛向罪犯眼睛上戳,鮮血直流,哀叫不已。)

 

判司曰:這些大多是由三殿挖眼小地獄來的,罪行與前面相同,但有一較特別的,就是現今社會用什麼針孔攝影機偷拍攝人之隱私,必得來此受刑。

 

虛筆曰:這地獄自古已設,怎麼現代之犯刑-地府亦知懲罰?

 

判司曰:那當然,儘管社會科技再怎麼進步,犯罪者,地府總有辮法懲治。

 

虛筆曰:那好,否則世人以為無法可治呢!

(二人出獄,再往前行。)

 

判司曰:此地有連結二獄,即是飛灰塞口小地獄灌藥小地獄,此二小地獄可不要直接進入刑場,你會受不了的,因到處都是尿糞齊飛,塞入口中,不只惡臭難聞,腥臭異常。

 

(此時見獄吏前來相迎,由另外特別之階入糾刑台,那兒有似鐵網狀,將尿糞灰隔離,還有檀香,以避其臭,又可很清楚見到刑場之情形。)

 

判司曰:這可不比尋常,連執刑之人都受不了。

 

虛筆曰:那這些人是犯了何罪呢?

 

判司曰:這些人特別喜歡吃有高靈性之動物,如牛、馬、犬等。又有些人是以不潔淨之茶酒、水菓供神佛,又有些人以穢食餵人(此即是如開餐廳者,或飲食店者,食物蔬菜,不徹底洗乾淨就讓人吃等都屬之)。罪最重者就是以剩飯、剩菜供父母、翁姑,而自己則是新鮮美食,這個最為嚴重,諸如此等都得到此受刑。

虛筆曰:那灌藥小地獄,又是什麼情況呢?

 

判司曰:所謂灌藥,其實以鐵箸敲開罪犯之口,用糞便灌之,一定得讓他吞食。到這受刑之人都是一些庸醫、診治不明,亂開藥方,害人性命,或是利用邪術騙害人,或製毒藥、春藥、相思劑、低頭草等之人都得受此苦刑也。

 

虛筆曰:謝謝您之詳述!

 

判司曰:可以到四殿最後一小地獄去看看,離此不遠處。

(二人出獄後不遠,見到一光禿禿之高山。)

 

虛筆曰:是不是那座山?

 

判司曰:是的,這叫油豆滑跌小地獄。此小地獄那座山甚高,整座山禿且洒油在上面,讓罪犯爬行。

 

虛筆曰:怎麼可能爬行呢?既光且滑。

 

(此時獄吏引進,見罪犯一大堆被推上山!往上走,稍一滑下,即被以鞭錘重打,遍體是傷。)

 

虛筆曰:誰也爬不上,怎麼可能呢?

 

判司曰:就是不可能,讓他們嚐試在世時之油頭滑行。

 

虛筆曰:到底是犯何罪?

 

判司曰:他們在世時,油頭滑面,專門做些便宜事,油腔滑調外,還造假錢幣,賣假藥、假貨等來欺人、害人,以得暴利,這些都得到此受罰。

 

虛筆曰:堂正不行,偏路滑行,這應該的。

 

判司曰:好了,本殿所有小地獄都洞悉了,回去覆命吧!

 

虛筆曰:今夜辛苦你了。

 

判司曰:那堛爾隉A同負聖命。

 

(二人回殿,向冥王及菩薩覆命。)

 

菩薩曰:那為師就帶你回去!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