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5月9日

歲次戊寅年四月十四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十二章  獄中歷劫千萬苦

 

聖示:己之罪業,己得承擔,世上受懲,地府亦罰,所以說,惡之不能行、不可積,否則當永遠良心受責,還得受地獄之苦,當多勉善而行。

 

菩薩曰:徒兒,走了!再下探幽冥,以為警世。

 

虛筆曰:徒兒遵命!每次造訪地府,徒兒什麼都不怕,最怕見到地府罪魂受刑悽慘之狀,實在可憐!

 

菩薩曰:情雖可憐,但罪有應得,自罪自受,怪不得人也。所以能思歸善道者,就沒有這種煩惱,你說是嗎?

 

虛筆曰:恩師說的是,徒兒明白。

 

菩薩曰:不多談,邊走邊談好了,免得耽誤時間,將丹丸服下好起程!

(虛筆服下丹丸,同菩薩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向東北方向起行。)

 

虛筆曰:今夜能否將三殿各小地獄遊完?

 

菩薩曰:三殿各小地獄也差不多了,今晚就作個結束,為師會在三殿宮闕內等你。

(師徒彩雲直入三殿領域,在十字路口,虛筆叩別菩薩,與判司前行。)

 

(此時三殿判司早已在宮殿前列隊恭候。)

 

虛筆曰:拜見判司。

 

判司曰:不必客氣,今晚你們師徒好像快了些到來。

 

虛筆曰:彩雲在恩師之控制下,好像比往常快些,我也有同感,據吾恩師言,今晚得訪視完三殿,作個結束。

 

判司曰:我也是這麼認為,好放下心,否則責任艱巨,怕有閃失。

 

虛筆曰:這也真難為你們了。

 

判司曰:哪堛爾隉A聖命是共同完成的。

(二人談談間,到了刖足小地獄。)

 

虛筆曰:這又是一個小地獄是吧!

 

判司曰:不錯。

(此時獄吏出門相迎、領進。)

 

獄吏曰:歡迎來訪!此小地獄是專門以大刀闊斧侍候這些罪犯的。

(此時兒獄場中,有四個鬼役拉出一位罪犯,將其按捺於地上,動彈不得,置於一砧板上,見一鬼役以大刀將罪犯之二大腿砍斷,鮮血直流土民嚎不已。)

 

虛筆曰:這些罪魂不知犯了何罪?

 

判司曰:這不簡單,叫幾個上來問問不就可清楚了嗎?

(此時獄吏聽命後,帶來了五、六位之罪犯,按序跪於地上待詢。)

 

判司曰:你們個個依實招罪,可作為勸世,如不隱瞞事實,可免你們七日削足之苦。

(此刻一聽,個個爭先恐後。)

 

判司曰:慢慢來,不必急,由你先開始。

 

罪犯一曰:我在世當兵時,一上戰場(第二次世界大戰),就害怕的不得了,臨陣脫逃,不聽軍令,雖一時脫離了險境,但這種良心受責,不忠於國,總是耿耿於懷,就因這事,如今到此受此苦刑。

 

罪犯二曰:我在世時與他人合夥做生意,為了貪多,從中作弊而肥己,後來自己遠走他鄉,自行創業,害了別人,良心總受遣責。

 

罪犯三曰:我在世時上受雇於人,但昧了良心,偷盜主人之家產逃離,不顧主人之死活,忘恩負義,才會有今日之下場。

 

罪犯四曰:我在世時當兵,總喜歡逃兵,別人常兵二年,我卻當了五年選未退伍,還連累了一位長官因我而不能退休,同時還蒙受不白之冤,心裡真的過意不去,在某次車禍死亡後,到此受此酷刑,罪有應得。

 

罪犯五曰:我在世時做生意,因為資本需耍周轉,請人作保借貸,但是錢一貸到手,就狠心逃離,使得擔保者受累,傾家蕩產,還連累了不少親朋好友,真是不該。

 

罪犯六(女)曰:我生性虛花,雖蒙夫君之恩愛,後來愛慕虛榮,嫌丈夫供錢不夠花用,在外另結新歡,離夫而去,在外賃屋同居,死後到此受此苦刑,現在想起,悔恨已晚。

 

判司曰:好了,暫此可以了,要再說下去,太多了。你們個個還算坦白,准你們免十日之苦刑。

(二人出了刖足小地獄,右轉,到拔手足甲小地獄,及擊膝小地獄。)

 

虛筆曰:此二小地獄,怎與刖足小地獄靠那麼近?

 

判司曰:此二小地獄是同懲上述之罪犯的,也就是犯同罪者,當同受三小地獄之懲罰。

 

虛筆曰:這我懂了,就是一罪得在三小獄同時受懲。

 

判司曰:不錯,就是這個意思,所以設計三小地獄相近,便於處刑故也。

 

虛筆曰:那獄裡大概情況如何?

 

判司曰: 拔手足甲小地獄,是以利刀、利鉗將其手腳之指甲拔出,讓其痛入肺腑。而擊膝小地獄,就是以鐵鎚敲擊罪犯之膝蓋,讓其骨折,使之懲治,以警逃跑之示。

 

虛筆曰:那一定很痛苦。

 

判司曰:你想想就知道。人之手足甲裂開或膝受擊是多麼痛楚,可想而知。知道情形就好,不再進去了。

 

虛筆曰:那好啊!您安排即可。

(二人隨即經過倒吊小地獄)

 

虛筆曰:那此小地獄要不要進去參觀參觀?

 

判司曰:這裡頭之罪犯,是由黑繩大地獄引到此小地獄來受刑的,故與黑繩大地獄的罪行相同,前面已述明其罪行,我看也免了,不進去了。

 

虛筆曰:那大概情形也得說說,讓世人明白。

 

判司曰:倒吊小地獄是將罪犯手腳捆綁倒著吊起來,讓其口乾舌燥,力聲嘶絕,痛苦難受,就是這樣。

 

虛筆曰:謝謝說明!

(接著二人朝東南方向而行,到了蛆蛙小地獄刨心小地獄而來。)

 

虛筆曰:這要進去參觀、參觀了吧!

 

判司曰:不錯,讓你瞧瞧,開開眼見。

(二人入獄,有獄吏隨同,見蛆蛙小地獄甚為深隧,裡頭男女罪犯都有,獄中滿是臭蛆、青蛙亂跳,罪犯滿身被蛆腐吃,青蛙在那亂跳,痛苦萬分,還見到蛇蠍、蜈蚣爬進罪犯之眼、口、鼻、耳啃吃吸血,更見疼痛亂滾、亂爬,哀嚎之聲不絕於耳。)

 

虛筆曰:他們到底是犯了什麼罪?

 

判司曰:是世人易犯之罪,居心狠毒,暗箭傷人,口腹蜜劍,笑裡藏刀,唆人爭訟,破人婚姻,離人骨肉,破人夫婦、兄弟、朋友不和不睦等,這與鹹鹵獄相同罪狀者,亦得在此受懲。

 

虛筆曰:原來如此,那刨心小地獄又是什麼情形?

 

判司曰:我說明好了,在此受完罪後,再到刨心小地獄受懲治,將其用利刀剖開胸膛,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的,要不要調理一下,如此而已。

 

虛筆曰:開心來玩啊!還真有意思。

 

判司曰:是啊,看看是什麼的心質?

 

虛筆曰:還頭一次聽聞,開人之心來玩,還虧地府才有真妙。

 

判司曰:好了,大功告成,可以回去覆命了。

 

虛筆曰:十六小地獄全遊完了,是嗎?

 

判司曰:不錯,可鬆了口氣。

(二人回三殿宮闕覆命。)

 

菩薩曰:怎樣?還好嗎?

 

虛筆曰:大致明白。

 

菩薩曰:那為師帶你回堂!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