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5月2日

歲次戊寅年四月初七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十一章  獄中顯示世間情

 

聖示:俗話說:「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心不死。」意味著世人未親身體會到實苦,是無法察覺、後悔。然在世為非作歹,死後必定依罪孽論刑的,這是必然的道理,且地獄所懲治的都是世間惡情之輩,完全反映出來,絲毫不爽也,希世人能惕醒之。

 

菩薩曰:徒兒走了!訪地府去了。

 

虛筆曰:徒兒遵命,每章每回徒兒遊歷地府總是心驚肉跳,見悽慘之狀,不忍視睹,實在可憐。

 

菩薩曰:那些惡輩也是罪有應得,雖其狀可憐,但也怪不得誰,替他們憐惜也是枉然。別多說,快快啟程,免得耽擱。

虛筆服下菩薩所賜之丹丸,師徒二人步出堂外,乘彩雲朝東北方騰空而起。)

 

虛筆曰:恩師奉旨締著此部聖書也是蠻辛苦的,又帶徒兒下去,然後再回去,徒兒實在內心感謝!

 

菩薩曰:聖命在身,何苦之來?何苦之有?只要世人能知善、歸善、去惡,就可達到目的,再辛苦也算是一樂啊!

 

虛筆曰:真是神佛菩薩心腸,徒兒佩服。

 

菩薩曰:明知世人難度亦須度,莫可放棄希望。歸根一句話,再難度也得度,度一個是一個,度二個是一雙,實實在在。

 

虛筆曰:難怪恩師是世人所敬仰之菩薩,此等宏願令人望塵莫及。

(師徒談談間已過地府一、二殿,在三殿前亦有判司等列隊恭迎。)

 

菩薩曰:好了,就此分手,為師到殿裡去休息片刻,你可與判司一同再往前閱歷,可慢慢來、不急,可詳細點揭示之,盼對世人有所警醒。

 

虛筆曰:是的,遵命。

(此時虛筆與判司一路,菩薩一路,入三殿宮闕。)

 

虛筆曰:此次有勞帶路,辛苦了。

 

判司曰:吾亦奉聖命完成職司,何苦之有?不必客氣。

(二人往前行,上回閱歷過的小地獄就經過而已,到了刮脂小地獄。)

 

虛筆曰:這是刮脂小地獄,怎麼比起其它小地獄看起來大些?

 

判司曰:不錯,這乃三合一之小地獄,也就是說三個小地獄合起來同懲一罪,所以大些,即是刮脂小地獄鏟皮小地獄、及吸血小地獄是也。

 

虛筆曰:難怪在刑場上之木樁,比起前面刮臉小地獄的還多,密密麻麻的,各種不同身分的罪犯都有,被綁在木樁上,動彈不得,見鬼役拿長刀、長槍由胸部插入,抓出身中之油脂,然後丟擲給銅蛇鐵狗爭食,罪犯哀痛不已。

 

判吏曰:這也是他們罪有應得,且在這受到罰的也特別多,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虛坐?不知他們都犯些什麼罪?

 

判司曰:這簡單,叫幾位前來受訪,要他們道出實情,不就明瞭了嗎?

(此時判司命獄吏帶來了五位罪犯,跪在判司之前。)

 

判司曰:你們幾個將在生時之罪行老實的供出,讓虛筆帶回世間勸世,不可有遺漏、有錯誤,不然重刑伺候。

 

罪犯一曰:吾在世乃是地方之小官,凡是經辦之事,多少一定要有回扣或是重禮,否則百般刁難,無法讓對方如意過關,就如此為官二十餘年上受到的好處不計其數,死後才會來此受刮脂之刑。

 

(判司翻閱紀錄簿看看,知其所言尚稱屬實,點點頭。)

 

罪犯二曰:唉啊!一言難盡,我在世時乃地方仕紳(說好聽),其實乃是地方惡霸、流氓,雖外表如仕紳,其實內心狡詐,專事欺壓地方百姓,狐假虎威,要百姓孝敬我,不然就變臉無情,設法陷害,如此罪業到此受刮脂、鏟皮及吸血之刑。

 

(見判司點點頭。)

 

罪犯三曰:我在世是作中盤商的,有時囤積、哄抬售價,有時削下手之錢財,不管他人之死活,多多益善,使得下手生意人難以支撐,死後被判到此三小獄受苦,其實這也沒什麼,現今社會上多的是如此之人,他們還不是活的好好的,我就偏偏在此受苦,真是奇怪?

 

判司曰:就是因為像你這樣的人這麼多,這裡才有人滿為患之虞。事到如今還嘴硬,待會兒不減汝刑,因不知悔悟。

 

罪犯四曰:我只不過是地方老百姓,安安分分的沒什麼,做個一輩子賣菜小生意,而喜歡在斗稱上動手腳,貪些小便宜而已。

 

判司曰:請問你這一輩子,大斗小稱貪得多少便宜,你知道嗎?買賣不公平,這得到此受罪,世上之人都和你一樣,難怪貪官污吏那麼多。還不知懺悔,在那耍嘴皮子。

 

罪犯四曰:我愚癡!以為這樣沒什麼關係,誰知罪那麼重?

 

判司曰:知道就好。此獄除第三位外,其餘可免七日苦刑。

 

虛筆曰:那邊在木樁上之人,為何慘叫不停呢?

 

判司曰:那邊是鏟皮小地獄,將罪犯綁牢在木樁上,然後用利鏟從上往下鏟其身皮,將身皮擲給餓鷹、餓犬吃,罪魂當然痛苦哀嚎啦。

 

虛筆曰:原來如此。是不是這些人都得再受此刑?

 

判司曰:不錯!在生刮人錢財,到此刮其身脂及身皮,嘗嘗受刮之痛苦。

 

虛筆曰:那吸血小地獄又是怎麼回事?

 

判司曰:這獄在那頭,以蛭蟲百萬條放在罪犯之身上,吸其血,滿身紅腫,奇癢難挨,讓他們能知道被吸的痛苦,好有個悔醒。

 

虛筆曰:看樣子一定很痛苦。

 

判司曰:不錯!當其吸人之時,別人的痛苦他們知道嗎?一報還一報,沒什麼好可憐的。

(二人就此離開這三個小地獄,出獄門,又走到了鉗擠心肝小地獄來。)

 

(獄吏出來相迎。)

 

獄吏曰:請入內閱訪,以醒世人。

 

虛筆曰:這獄刑場與前面之擺設大同小異,也是木樁林立,只不過刑具不同。

(此時見罪犯被綁在木樁上,穩住後,鬼役之大鐵鉗夾住胸臂,擠出其心肝與內臟,鮮血流淌滿地,銅蛇鐵狗爭食,甚為恐怖。)

 

虛筆曰:這堣坐H又犯何罪?

 

判司曰:叫個來問問就明白了。

(此時獄吏隨意捉了二個,跪在判司之前。)

 

罪犯一曰:我在生時心地狹窄,見他人有喜慶之事,就心生嫉妒或設法破壞,見他人有災難,就幸災樂禍,心裡頭很痛快,總無同情之心,也只不過如此而已。

判司曰:這種壞心地還敢說如此而已,再嘴硬就公布你的真實姓名,讓你在世子孫沒有顏面。

 

(此時罪犯面如土色,一再叩求判司不要公布,始有悔意。)

 

罪犯二曰:我在世乃是堪輿家,亂點亂葬,害人利己,且不敬重他人及自己祖先之骨骸,隨便亂置不理,犯了大不孝之罪,如今痛恨遲矣。

 

判司曰:還算坦白,可免你七日之苦刑。

(此罪犯叩頭謝罪。)

 

判司曰:此小獄簡單,就是處治這些不法之罪徒。

(二人出此小獄後,又來到了挖眼小獄,亦有獄吏來迎。)

 

判司曰:此挖眼小獄較為特別,獄名簡明易懂,就是挖罪犯之眼。

(此時兒刑場上罪魂個個被鬼役挖出雙眼,丟給禿鷹等爭食。)

 

虛筆曰:那在此受刑的又犯何罪?

 

獄吏曰:是世間易犯且多之罪,尤其現今社會特別多。待找叫幾個來問問就可知道。

(此時被叫到的幾個罪犯跪在判司之前。)

 

罪犯一曰:我在世目無尊長,且特喜看春宮照片及錄影帶,且特別喜歡千方百計偷看人洗澡,感到特別歡愉,誰知道死後還得到此受挖眼之刑。

 

虛筆曰:聽他的口氣還是新魂,才有這些新鮮玩意。

 

獄吏曰:不錯,來了不到一年。

 

罪犯二曰:我喜愛拍攝各種春宮之電影,或出版春宮之圖片謀利,更以不當之方式偷拍,製成錄影帶販售,到此還得受此苦刑。

 

虛筆曰:不用說,這罪犯也是剛死不久者。

 

獄吏曰:不錯,世人最易犯就是這檔子事,總不知「非禮勿視」的古訓。

 

判司曰:得正心正色才行,不可胡來,否則挖去其眼,這苦有得受了。我看今晚也夠多夠詳細,回去交旨吧!

 

虛筆曰:好啊!免得恩師等候太久。

(二人回殿府。)

 

菩薩曰:怎樣,還滿意嗎?

 

虛筆曰:見悽慘狀有些心酸,知罪行後有些痛恨。

 

菩薩曰:那就,回去了,下回再來。

 

(師徒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