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降

中華民國87年4月4日

歲次戊寅年三月初八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幽冥沉淪紀實」。

 

第八章  獄獄淒滲苦難當

 

聖示:地府因人而治罪,因罪而定獄,專懲惡劣之徒,以為惕警,亦希能藉以歸正人心同臻於善道,看看地獄能否成空?其實自周朝以來,人心罪惡丕變,延綿至今,變本加厲,令人痛心!但盼真能所願,早日除卻地獄。

 

菩薩曰:徒兒,續著聖書,今夜還是得到二殿瞭解清楚,並加以述明,以警世人。

 

虛筆曰:地獄之悽慘,其實說句良心話,徒兒見之可憐,心裡頭兒如此之悲狀,還真有點怕怕。

 

菩薩曰:見之可憐,但其罪不治就沒有天理,那善者又當如何呢?又那誰會去行善呢?你就以此想想吧!今奉旨締著此部聖書,其主要目的就在於此,希世人能知而惕醒自己,勉勵行善。別多說了,走了!

 

(此時菩薩又交給虛筆一顆丹丸,要其服下。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朝東北方向飛行而去。)

 

虛筆曰:上回徒兒遊歷二殿,前幾個小獄比較清楚,但那活大地獄,徒兒還是不怎麼懂,盼恩師能再細加以說明,讓徒兒及世人能更加清楚。

 

菩薩曰:好啊!活大地獄的意思:即是世人在世有疾者,他就等於在地獄受苦,也可以說是世間各式之疾苦,顯現在二殿的活人地獄裡;相反的,在活大地獄裡所見到的,就是現今還活在世間種種有疾之人的一種寫照。

 

虛筆曰:徒兒有些懂了,就是世間有疾之人,就等於在二殿活地獄受苦一般的難過,彼此相呼應。

 

菩薩曰:就是如此。

 

虛筆曰:那如何解化呢?

 

菩薩曰:陰陽氣相通,惟有能知悔醒者,力行善道,以求神佛之助力,以化劫難,沉始可痊癒,否則不知悔醒,任憑你世間再好的藥也是無濟於事,不會好的。現今之人有疾不癒者,就是本身還不知醒悟為善使然,所謂真病無藥醫,真藥醫假病,惟有真善可癒真疾也,那病一好,活大地獄就除名了(因其已成為善人)

 

虛筆曰:謝謝恩師之再提示。

(師徒二人談談間,彩雲到了二殿之殿前,楚江王在殿前恭迎。)

 

菩薩曰:徒兒你就和判吏再行前往遊歷各獄,為師就與冥王入殿去了。

 

虛筆曰:那當然,恩師乃教主,徒兒隨判吏去了解就好丁。

虛筆與判吏拜別教主菩薩與冥王,往前走去。)

 

虛筆曰:不知今夜又到何小獄去?

 

判吏曰:你就跟著我去參觀好了,上回去過的已經知道就免了。

 

虛筆曰:那當然,不知尚有多少個小獄?

 

判吏曰:還有十個吧!

 

虛筆曰:還有那麼多,不知今夜能否遊完?

 

判吏曰:儘量一次完成,據我了解,下回得停鸞一次,是不是?

 

虛筆曰:是啊,儘速吧!免的耽誤太多時間。

 

判吏曰:別急!別急!慢慢來。

(談談間來到了饑餓焦渴二小獄,獄官出來相迎。)

 

獄官曰:歡迎到來。

(只見在此二獄(此二獄相隔連),甚多之罪犯,瘦的皮包骨,比起非洲難民還可憐,瘦身如柴,東倒西歪,有者口乾舌燥,苟延殘喘,面目冒出青煙,渴裂難過,尚有受到厲鬼鞭打,要他們走跳,甚多體力不支,摔倒在地上,甚為可憐!)

 

虛筆曰:這饑餓焦渴獄與一殿饑渴廠有何不同?

 

獄吏曰:當然不同,不然怎會在一殿與二殿出現,饑渴廠懲治的是那些輕生之輩,而這裡懲冶的都是享受過度,口厭肥甘,不知惜福,暴殄天物,不惜五穀,任意賤踏,自己吃好的,不奉養父母,貧者求貸,不肯濟急的這些人,死後都得到這裡來受苦,讓他知道,不珍惜的後果,嘗嘗饑餓、口渴的滋味是什麼樣子。

 

虛筆曰:原來如此。看來蠻可憐的,身邊又沒有食物,不然給他們一些吃吃。

(判吏與虛筆離開了此二小獄,再向前走,到了銅斗小獄。)

 

(又見獄官前來相迎)

 

虛筆與判吏進入此獄內,見此獄之四周布滿了土窯,此窯內熊熊烈火,甚多銅製之熨斗在那兒燒煮著。)

 

(只見鬼差將罪犯拉出釘死在木樁上,不能動彈,然後取出紅燙的銅製熨斗,從臉到腳,像栽縫師燙衣服一樣,燒烙過去,罪魂之皮膚焦爛,哀聲叫嚎,昏厥過去,然後孽扇一搧,又復原形,真是悽慘。)

 

虛筆曰:請問獄官,這些人怎麼得受這種慘刑?世人稍微受到點滴的星火,就痛的不得了,怎耐銅製燒的熨斗來燙。

 

獄吏曰:這些人在世奸謀圖利,蠱惑世人,引誘少男少女及寡婦,入空門,學假道,敗人名節,罪業滿身,還不知悔改者,死後得受這種酷刑,看他的臉紅不紅?良心有沒有發現?所以還得燙他好幾次呢!還不止一次就作罷。

 

虛筆曰:真可憐。

(判吏與虛筆離開此獄,再往西北而行,來到了鐵磑獄。)

 

(不見獄官前來相迎。)

 

(二人一進此獄,見有甚多鐵做圓形的東西,不知何物?)

 

虛筆曰:請問獄官,這堿O什麼小獄?

 

獄吏曰:這堿O鐵磑獄

 

虛筆曰:什麼是鐵磑獄

 

獄吏曰:鐵磑是鐵作成的磨子,磑(音位)即是石磨的意思,這堨H鐵作之更帶勁,底下以水力來帶動,更為猛烈。

 

虛筆曰:就是世間所用的石磨子類似是嗎?這個我知道,小時候逢年過節,自己作粿,得自己磨,米穀由磨管放入,然後一個人在前面推磨。我也磨過,甚為好玩,但久了有點累。

 

判吏曰好玩喔!你看看!

(此刻見一鬼差將一罪魂倒過來,將頭擠入磨管,水一轉動,整個人即刻磨成肉醬,從磨槽流了滿地,此時銅蛇鐵狗馬上前來爭食,真是悽慘!)

 

虛筆曰:真是可怕,而這些人又是犯了何罪?

 

獄吏曰:這些都是生性強霸,不管他人死活,專取不義之財,明瞞暗騙,欺壓善良之輩者,死後須受此懲罰。

 

虛筆曰:還真可憐。

(判吏與虛筆又往上同行,又見上崁寫「豳量小獄」。)

 

虛筆曰:請問您,那第一個是什麼字?

 

判吏曰:「豳」字念「賓」,就是如圓錐形之重物的意思。

 

虛筆曰:謝謝,多認識了一個字,地府好像甚多之古字,甚難明白,有些人一輩子也沒看過的字都有。

 

判吏曰:哈哈!因地府諸獄之設非現代才設,所以較多古字。

(此時獄吏又前來相迎。)

 

(見此小獄有一廣場,鬼差拉罪犯跪於地上,地面都是尖銳無比的鐵沙,跪在那已經痛苦難堪,又推一個圓錐形重物,要罪犯雙手托住,不可放手,個個汗流浹背,滿臉通紅,最後不支倒地。)

 

虛筆曰:不知這些又犯何罪?得受此苦刑。

 

獄官曰:這些都是不知禮儀,不行禮節之人,在生有多久就得懲罰多久,且不知禮拜祖先神佛者,均得受此之苦。

 

虛筆曰:多謝開示。請問不知還有幾小獄?

 

判吏曰:還有六獄吧!一口氣看完算了,走吧!

(二人又向北而行,來到了雞啄斫截狐狼三小獄。)

 

虛筆曰:怎麼三個小獄在一起呢?

 

判吏曰:相而關之。

(二人一進入,左邊一小獄有百千隻之餓雞在那狂飆,右邊一小獄有千百頭之狐與狼在那瘋吠,好像要吃人的樣子,兇巴巴的,此刻虛筆有點心寒,被判吏撞見。)

判吏曰:別怕,這些不會傷害你的。

 

(此時中間小獄一廣場上,見鬼差拉出一位罪犯,拿起斧頭從其頭上鑿下,分成二半,接著以大刀割下,再以小刀細分,此時左右之雞狐與狼狂歡,將這些剖下之肉丟擲給這些等待之雞狐狼共享,受罪者悽慘,吃食者愉歡,真是可怕。)

 

虛筆曰:不敢再看下去了,不知這些人又犯何罪?

 

獄官曰:這些男子不孝父母,不和兄弟,婦女不孝翁姑,不和妯娌,不敬丈夫,殘害親生骨肉,同時也離間他人的骨肉者,都得受此之刑。

 

虛筆曰:好了,快走吧!實在可怕。

(二人往大獄的最北邊,此即是灰河劍葉寒冰三獄。又見獄官來迎。)

 

虛筆曰:這是最後三個小獄是嗎?

 

判吏曰:不錯。

(二人走到灰河岸邊。)

 

虛筆曰:怎麼河中不見水,而是全是石灰,且煙霧迷漫、熱氣飛騰?

 

判吏曰:不錯,此河有五、六里長,十丈餘寬,河中都是熱燙之石灰,見那些罪犯被拋擲入河中,全身即刻暴裂,慘叫不停,真是令人寒懼。

 

虛筆曰:那這是懲罰什麼樣之人呢?

 

獄官曰:這些都是專門替人討債,逼迫過度,不留餘地,讓人走頭無路,死後也讓他們嘗嘗被逼迫之滋味。

 

(又中間有一峻陡之山,整山都是鐵樹,樹的枝枒都是刀劍所設成,鋒利無比,見了就有點害怕。此時見鬼差將剛來之罪犯,拋擲掛在劍樹上,開膛破肚,血流滿地,哀叫不已,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痛苦萬分。)

 

虛筆曰:又是慘狀一椿,不知是犯何罪?

 

獄官曰:他們是好殺戕生,殺宰牛犬,殘害生靈,毒殺魚蝦,且不知愛惜等,都得死後受此罪,讓他們知道被捕食殺害的痛苦滋味。

 

虛筆曰:原來如此。

(在最北邊是寒冰小獄,見甚多赤身裸體,光腳在寒冰上行走,直打哆嗦,真是難過,又受鬼差的鞭打,更是難過。)

 

虛筆曰:不知這些受苦者是怎麼回事?

 

獄官曰:他們是在世時,穿著奢侈,不知珍惜,且不顧父母死活,自己華麗,父母單薄維身而已,且慳吝,不行片善,死後得到此地受苦。

 

虛筆曰:原來如此。見過這些小獄之後,心裡頭真不是滋昧,又難過,又痛苦,還真替這些人難過。

 

判吏曰:沒有辦法呀!好了,二殿十六小獄都已簡單遊過了,回去向教主覆命吧!

 

虛筆曰:我所遺憾的是不能一一訪問他們,可以更加嘹解。

 

判吏曰:他們已自顧不暇,哪有心情再談述見不得人之事。

 

虛筆曰:這樣較切實際。

 

判吏曰:那地府那麼多,例子又不同,此部聖書,十年八年也無法完成,能知警醒者就會悔悟,不知醒者,千言無用。

(二人回到二殿殿前。)

 

菩薩曰:好了,為師帶你回堂吧!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