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 越修越沒有自己

 修須堅秉心志,而應多著力於「克己止欲」勤下工夫。惟能去私欲,以清淨心靈;惟能鍊心性,以臻昇心靈之摯誠;惟能摯誠以盡性(盡性者,全心之正、之善也;全心者,念念無不正、不善矣),才有可能修回己真心。修回「真心」者,反璞歸真也,即是覓回永恆不死之生命。

 

 修即行,行者踐行也,所以,修惟行,故但問耕耘否?那收穫乃自然之渠成。是以,修之能否成證道果?其關鍵:「不在於知「道」之多寡深淺,乃在乎於做不做得到。」因為,知道並不等於做得到。若不修身,那即使多飽學、或多會講、會唸、會譯、會寫等,皆屬知之領域耳,又何以正心以清淨心靈乎;又若不修德,一舉一記,無一行,無一功可登錄也。故知而不行,最是堪惜!全滯礙在「執著」而難以「割捨」故也,可謂患在解不開之「心結」上。所以,主在於誰能有所悟得、或有所覺醒,而能畢生付諸心力去踐行道義佛理,也惟能秉真心、實心踐行者,才可開懷無礙而溶入道境,才可時常積累功德而有所證得道果哉-爾這都是自己做之來者也。吾人欲知修之如何?何不問問自己:「做了沒有?又做了多少?」須知,修即是行善之工作。

 

 修旨「淨靈」,當一個人心靈越「淨化」時,則越呈顯出其天性之善愛心懷,自然也就會越關愛起人人,既把心放在眾人身上,就難免會忽略、淡視自己,甚或幾乎忘卻自己而無視於自己之存在。故凡修而愈形昇華己心靈者,自是越修越會為別人著想,此即越修越有別人,相形之下,也就「越修越沒有自己」,故凡能心懷眾生而博愛兮,自無思於自身之存在矣。

 

 修在無我,不宜存有所「為我、利我、功我」而才為之,心存為「我」而修者,為我即是執我也,既心執著於我,則凡處事就會處處事事為自己著想,既事事以己為重、為優先考量,就易患執己是人非而輕忽於人。凡念念為己而執我者,則我識重矣,或修而不懂的謙卑、謙虛自己,則在心態上恐將導致自我膨脹而槓高自大,勢必越修越有自己而少有別人。這都是患「我障」所引生來者也,終難掙脫「私欲」之束縛-如作繭自縛,越縛越厚矣。此乃大多修者易染礙不空反執而不自知之通病,修當明智此弊害而勇予糾正自己之心態。

 

 人無不著礙於「執著、看不開、放不下。」都是受「我障、物障」所緊緊束縛著,故所要注意的是-宜避忌著於「物、我」而識重、而執固,無奈能掙脫物我枷鎖者幾希,欲之難遣矣!修最希望無身,無身者,則無礙於諸物情之困擾矣;無身者,最可存養愛心善性之昇華。大凡本身較淳樸者,自然少私欲,或能藉修而寡私欲,就易明靈而淨心,也就很容易啟發善性愛心矣,本慈仁悲憫,則博愛心懷生焉!「愛」乃修所呈顯之精進成果;「愛」乃心靈之精神、之智慧、之良能。有了精神、智慧、良能,則可效學菩薩道而力行大愛於人間矣。

 

 綜觀性養之成著?但看誰能昇華己愛心,但看誰能修到寡少自己,甚或能修到幾乎沒有自己。果能修到沒有自己,焉能存有什麼心結而執著呢;沒有自己,心空矣,又有何看不開、放不下呢?是可摒去萬緣而放下萬般;沒有自己,心靈清清淨淨矣,靈淨輕清,待因緣成熟,自然上浮於雲天。共勉之!